江西62岁上访老人被打死 截访公司内幕曝光

  • 时间:
  • 浏览:200

  打开新窗口首页
江西62岁上访老人被打死 截访公司内幕曝光

  【大纪元2018年09月06日讯】一个以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为幌子的截访公司,在江西一信访局局长的指使下,将一名62岁的上访老人活活打死。由此,截访公司、信息员、地方政府等之间的关联浮出水面。

  据上游新闻9月5日报导,江西上犹县的陈裕咸是一名水稻技术员,当地的种粮大户。1998年12月,经上犹县政府批准,上犹县科富良种场成立,陈裕咸任场长。

  2006年9月,因农户购买种场种子后出现减产,陈裕咸被传唤到上犹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次日被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种子罪被刑拘。陈裕咸的儿子缴纳了1万元取保候审金及5万元“补偿款”才赎回父亲。

  陈裕咸坚持认为,购买种子都有记录,减产是因为种子变异导致,是推广中遇到的正常问题。而警方对于售假的事再无说法,谁报的案不知道,5万元钱怎么赔的也没有答复。

  2007年10月初(取保一年后),陈裕咸开始频繁向上犹、赣州等多部门反映自己的情况。他是一个种子技术员,说他卖假种子,一定要个说法。“要么有罪判刑,要么无罪恢复清白。”

  2017年6月1日,家人发现陈裕咸离开上犹了,合计他去北京上访了。6月22日凌晨,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去北京找人的陈家人,接到北京警方的电话,前去认尸。

  

截访公司暴力殴打上访老人致死

 

  据上游新闻通过多个可靠信源还原,6月4日下午3时许,截访公司的头目牛力(当时在外地)接到了信息员鲁建云的电话:有个赣州上犹的访民。接着,鲁建云通过微信把陈裕咸的身份证照片发给了牛力。

  牛力把照片通过微信转给了上犹县信访局局长赖学文,后又给赖学文去了电话询问。下午4时许,赖学文给牛力回了电话,陈裕咸是上犹的访民,将他截回。

  很快,截访公司张立阳一行人等开车去了北京西站,把陈裕咸硬拉上车后,张立阳使用类似于警棍的器具对他进行击打。为了掩盖车内声响,车内音响声音调得很大。

  陈裕咸极力反抗,截访公司12人中,有10人都动手打了陈裕咸,在车内、望园路小巷中,用胶带封嘴、绳捆手脚、鞋塞嘴巴。陈裕咸后被带到了大兴西红门镇,在一片废墟上,再次遭到殴打。

  当晚8时许,陈家全给牛力去了电话:陈裕咸不配合,打了他。牛力又给牛铁光去了电话,让他稳住场面。晚11时许,牛力接到电话:陈裕咸已经没有了脉搏。陈裕咸被丢到医院后已无生命体征,院方报警。

  

死者头部变形家属都认不出

 

  2017年6月25日,陈家人在殡仪馆见到了一具被白色尸体袋裹着的遗体,遗体只露出了一个头。陈裕咸的头部有严重外伤已变形,家人不敢相信。警方通过DNA鉴定才确定死者身份。

  北京市公安局死亡鉴定书显示,陈裕咸系他人用钝性外力反复多次作用头颈部、躯干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事发后,牛力曾让2014年参与过非法拘禁的陈家全“扛”,不过陈家全说,我没有打人,我扛不了。

  陈裕咸的子女表示,6月4日牛力等人截访的时候,就已告知给了上犹县信访局局长赖学文,信访局如果告诉他们,他们会接他回来,他可能不会死。

  2017年在6月9日至7月2日,截访公司12人先后被控制,10人被以故意伤害罪追责。

  据起诉书显示,12名截访人员中6人有前科,其中4人留有截访案底,曾分别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5个月缓刑6个月、拘役三个月、取保候审,以非法拘禁罪取保候审。

  

专做截访生意的公司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牛力出资200万成立的的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该公司法人代表显示是高某某。而高某某是牛力的现女友,牛力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旗下有三辆车,对外宣称干的是租赁,实则是截访。

  牛力也有“截访”背景。2013年8月,牛力在北京另外一家截访公司担任司机。半年后,牛力出来单干。一条靠截访为营生的畸形利益链将这12人“绑”在了一起。

  在截访团伙之外,还有一波“信息员”,包括车站拉客人员,以及有关单位的保安等。截访公司每接到一单“业务”一般会支付信息员500元费用,最高业务费用为900元。

  上游新闻证实,上犹县东山镇准备支付2万5千元用于陈裕咸的截访,而牛力却说按照惯例上犹方面只会支付1万6千元。而牛力给遣送访民的保安,每人每天费用为200元。

  

非法截访者成地方信访部门座上宾

 

  2013年,上犹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队长赖学文调任上犹信访局局长。次年,牛力在上犹与赖学文相识。牛力对外一直自称叫“季芳”,案发后赖学文才知道牛力的真实姓名。

  陈裕咸死后的3个月,赖学文被免职。牛力一直认为自己没有犯罪:没有动手打陈裕咸外,在替政府做事。

  在截访陈裕咸之前的2017年3月,牛力曾将5名访民送到了上犹,相关责任单位支付了现金。

  牛力声称自己是江西省上饶县信访局2013年聘请的在编在京工作人员,并有工作证。

  陈裕咸死后不久,牛力就驾车前往江西,成为地方信访部门的“座上宾”。

  6月7日,他来到了南昌,当晚与青山湖区信访局工作人员吃了饭;

  6月8日,铅山信访局的熊局长通过微信朋友圈获悉牛力在江西,熊某安排牛力爬了山,并在山上住宿。

  6月10日,牛力到了上饶县,信访局长周龙源安排牛力体验了农家乐的摘杨梅。

  6月13日,上饶市在德兴市梧峰洞宾馆召开了一次各县市区管委会信访负责人参加的信访会议,牛力声称自己也列席了此次会议,但没有进入主会场。

  6月14日凌晨,牛力在上饶市一家酒店被警方抓获。

  可靠信源显示,牛力的截访业务除了江西上饶市外,还涉及其它地方。

  

中共暴力截访 由来已久

 

  陈裕咸并非是暴力截访致死的第一人。2016年8月20日,四川省岳池县镇裕镇半沟村的上访者杨天直,被发现死于县城外的一条道路旁。媒体报导称,杨天直死前曾被截访者拘禁,从北京强制遣返,曾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中共地方政府暴力截访也由来已久。《时代周报》披露,早在2010年,就有北京保安曝光截访市场已饱和,价钱谈不好,不容易抢到生意。

  2013年5月,河南王高伟等7名截访人员被判刑1至2年。禹州农民王高伟的家属称,儿子之所以进京做截访生意,是因为禹州市信访部门的邀请,“说是给高伟找了一个好活儿”。

  2017年两会期间曝光的一张内蒙官方文件指,为阻止访民王凤云一家上访,5年来当地政府共支出33万多元,其中还包括“特勤耳目费”一项,引发舆论哗然。王凤云家属指,如果当局解决她家上访的问题,只需花费几千元。有访民称,瓜分维稳经费已成地方政府谋利手段。

  网民纷纷表示,“水太深,太黑暗!”“什么‘非法截访’?这明明是绑架杀人。”“这种现象好多年了。”

  山东省搜狐网友说,“想起了龙哥羞辱电车哥还不够,还拿刀砍,结果一反击就漏了馅,丑态百出。”

  责任编辑:李新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