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罪行 女保镖忆卡扎菲淫乱_1

  • 时间:
  • 浏览:151

  首页
打开新窗口卡扎菲罪过 女警卫忆卡扎菲淫乱 “对卡扎菲而言,强奸是一种兵器,是一种分配别人的方法。”——科让在书中写道 “我要这个人” 上一年11月,卡扎菲死去还不到一个月,一个自称为他效劳过7年的人向西方媒体发表称,“卡扎菲每...

  

 

  “对卡扎菲而言,强奸是一种兵器,是一种分配别人的方法。”——科让在书中写道

  “我要这个人”

   上一年11月,卡扎菲死去还不到一个月,一个自称为他效劳过7年的人向西方媒体发表称,“卡扎菲每天都会和4到5名女子发生关系,这现已成为他的一大嗜好。”并称卡扎菲还对“万艾可”等药物有着激烈的依靠,以至于他的乌克兰籍护理主张他削减每天服用这些药物的剂量。

  但和这次曝料比较,《猎物:卡扎菲后宫内情》更加劲爆。

   莎拉雅是卡扎菲“后宫”成员之一,2004年她被绑架入“宫”时,年仅15岁。据她在书中回想,其时卡扎菲经常以观察校园为名,四处“选妃”。某一天,莎拉雅被安排在卡扎菲“驾到”时献花。接过鲜花后,卡扎菲用手摸了摸她的头——直到后来莎拉雅才理解,这个手势的意思是,“我要这个人”。

   第二天,数名身穿制服的女人来到莎拉雅家,对莎拉雅的母亲说,卡扎菲想“借”她的女儿参与“另一个献花典礼”。然后,莎拉雅乘坐一辆专车在沙漠中穿行了数小时,来到了一座奥秘的宫廷。

   在那里,卡扎菲的护理抽取她的血进行化验,丈量了她的胸围,接着指令她脱光衣服、剃毛。在换上一条丁字裤和一件低胸白色绸缎衣服之后,莎拉雅被护卫到了卡扎菲的卧室。

   让莎拉雅大吃一惊的是,等候她的是一丝不挂的卡扎菲。“他(卡扎菲)捉住我的手,逼迫我紧挨着他坐在床上。”莎拉雅回想道,“他说:‘别怕,我是你爸爸。你就是这样叫我的,是不是?但我也是你的哥哥、你的爱人。我是你的全部。你会一向呆在这儿,永久和我住在一起。’”

   关于卡扎菲的“霸王硬上弓”,莎拉雅进行了天性的抵挡,成果立即被送到了一个名叫马布罗卡的圆脸女人那里“上课”——马布罗卡·谢里夫是卡扎菲“后宫”妻妾的总管,担任为卡扎菲供给年青的女孩以及男孩。

  卡扎菲说:“教育她、培育她,然后把她带回来。

  。”

   接下来的5年中,莎拉雅完全沦为了卡扎菲的性奴。即便是查收电子邮件的时间短时间里,卡扎菲也会“忙里偷闲”地对莎拉雅等性奴进行虐打和性侮辱。当其他女孩为卡扎菲效劳时,莎拉雅会被要求在一旁观摩学习,而马布罗卡也会给她看色情电影作为“家庭作业”。

  忧虑被“荣誉谋杀”

  在新书里,科让还发表称,那些陪伴在卡扎菲左右的美人警卫,尽管个个身着制服看上去意气风发,其实就是这位利比亚独裁者“召之即来”的性玩伴。

   “对卡扎菲而言,强奸是一种兵器,是一种分配别人的方法。”科让在书中写道:卡扎菲居所地下室“后宫”里的女人,在他面前必须只着内衣,随叫随到,不管日夜。她们被强奸、殴伤、遭受最可怕的侮辱。与此同时,一些非洲领袖的妻子和女儿也是卡扎菲的猎物——当然,他并不算强奸她们,而是用一堆贵重的珠宝或是金钱交流。

  科让说,此书是她“最苦楚的查询”。

   尽管卡扎菲现在已不在世,可是那些被他性虐过的女学生却因未婚失贞,而饱尝来自家人的排挤和冷眼,整天日子在折磨中。莎拉雅仍旧整天担惊受怕,由于家中的几个兄弟一向想对其“荣誉谋杀”,以便“洗刷宗族的羞耻”。

   莎拉雅十分气愤,由于她认识到她不得不保持沉默。即便在新利比亚,你能够议论卡扎菲的全部罪过,可是议论他对女人的所作所为却是被制止的——强奸以及其他与性相关的话题在利比亚是一种忌讳。因而,这些女孩甘愿闭嘴,由于她们现已失去了全部。

  “我不想在新的利比亚重建自己的日子。我置疑这种可能性。”莎拉雅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