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高智晟刑满出狱 能否自由仍受关注

  • 时间:
  • 浏览:198

  首页
打开新窗口RFA:高智晟刑满出狱 能否自由仍受关注

  【大纪元2014年08月08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忻霖报导)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星期四服刑期满,他的哥哥高智义当天接他出狱,但表示不能向外界透露情况。高智晟在美国的妻子耿和说,高智义在电话中语焉不详,随后与外界失联,家人十分焦虑。有维权人士发网络消息说,高智晟已被其兄接出狱,四名警察随行,阻止他与外界联系。有国际人权组织表示,在中国,政治犯“被失踪”经常发生,担心高智晟会有同样遭遇。

  被中国当局判刑三年,缓刑五年的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本周四刑满,海内外各方都在关注当天他是否能获得真正自由。记者周四多次致电迎接弟弟出狱的高智义,但电话均显示占线。

  高智晟在美国的妻子耿和周四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周四凌晨过后,丈夫法定自由时间已到,她多次拨打大哥高智义的电话却一直占线,而与他同行的耿和的姐姐的电话则无人接听。她当天早晨拨打高智义的电话,他在电话中表示需要等到监狱方面8点上班后才知道消息。随后她分别在9点15分和9点40分虽然打通了大哥的电话,但对方语焉不详,此后他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现在很焦虑很不放心,我打他电话问他接到了人没有,他说在往回返,我说能让高智晟跟我讲话吗?他说不行,然后就断了。后来又打但没通。9点40分他也接了,但说了个‘喂’就断了,我能感觉得到他是有压力的,状态也不正常,很简单的一句话就能答得很清楚的事,但也没说清楚,我就感觉得到不合常理,每个人都能感到他有压力,但我不能去猜。”

  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和作家杜斌分别在推特上透露,高智晟已被其兄接出狱,四个警察随行,阻止他与外界联系,目前不知高智晟将被送北京的家中还是陕西的老家,认为他出狱仍面临严厉软禁。记者致电江天勇律师求证,他表示消息来自异议人士胡石根,但胡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当天下午发推特称,高智晟和哥哥当天已从阿克苏地区的沙雅县返回乌鲁木齐市,猜测他们搭车飞机返程。高智义说弟弟的牙齿坏了,他会陪高智晟律师在乌鲁木齐诊治几天,然后计划回陕北榆林佳县的老家。

  关注中国信仰自由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在推特上透露:“高智晟的一位申诉律师本来已经订票去沙雅监狱迎接。但是被某机关约谈下令坚决不许去,机票只好退了。”

  高智晟的申诉律师之一黎雄兵周四告诉记者:“8月6号(本来)可以昨天过去,今天打算接高律师,在上周六的时候有关部门谈话和通知,不允许去接高律师。”

  安徽异议人士沈良庆通过推特表示:“社会主义法治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如今竟然进步到只要高智晟律师在刑满后能够按时释放就是中共实行政改和法治的重大标志,这究竟是别有用心抹黑包子帝的中国梦,还是期望值太低呢?”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的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周四告诉记者,著名的维权人士如社会活动家胡佳和盲人律师陈光诚都在出狱后遭到不同程度软禁,高智晟面临着中国政府同样的对待:“我们现在很担心他会面临像胡佳、陈光诚那样被释放后进入一个更恶劣的情况,现在的情况我们不清楚,但我们肯定会继续跟踪他的情况。我觉得中国政府没有必要继续这样做,高律师是爱和平、帮助弱势群体的人,迫害他是没有必要的,中国有那么多问题,为什么要特别关注他?”

  耿和还告诉记者,儿子天昱为迎接父亲出狱,特地准备了一份神秘礼物。当天有教会朋友担心天昱在家等待太焦急,带他去了科技馆:“上星期他突发奇想说给爸爸送礼物,我问他是什么礼物,他说是一个推特号,在注册的时候他发现有人用了这个号,他就跟那个人沟通说能不能把这个号给我,我想把这个推特号给我爸爸,他说这是我给我爸爸送的礼物。对方回复了说很高兴你给你爸送这个礼物,他说他要跟我们私下里联系把密码给我。”

  直至周四晚8点截稿时止,记者仍无法直接得到高智晟的消息。

  (责任编辑:李文慧)

猜你喜欢